日本央行:警惕 Facebook!中国应做“区块链零售快捷支付系统”

日本中央银行(Bank of Japan)的副行长表示,像是 Facebook 发行 Libra 这样全球加密货币,必须遵守反洗钱以及相关风险规范;中国的社会经济环境较适合发展“零售快捷支付系统”,发行央行加密数字货币并没有急迫性。



路透社于7月5日报导,日本央行行长 Masayoshi Amamiya 本周五表示,尽管 Facebook 的加密货币计划的细节仍然很粗略,但他认为:这些计划可能对国家的银行和结算系统产生深刻影响,必须保持警惕



对于 Libra,我们必须牢记它潜在的全球用户群体可能是非常巨大的。

这位日本央行副行长补充。

此外,日本央行暂时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,部分原因在于其对传统商业银行的影响存在着不确定性。目前,中央银行只允许私人商业银行等有限实体进行访问,再由这些商业银行直接面向第二层消费者;而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代意味着:央行将会直接面对这些消费者。

Amamiya 对此表示:如果央行数字货币取代私人存款,可能侵蚀商业银行的信贷渠道,并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。



Amamiya 另外表示,日本目前正在实施负利率政策,如果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并对其采用负利率政策,家庭和公司将选择持有现金,以避免因持有数字货币而受到负利率影响、被收取央行数字货币在负利率政策下的费用。

他进一步说明,这样的前提下,中央银行必须放弃现金

为了克服一般的零利率下限,中央银行需要取消现金制度,取消现金将使大众的结算基础设施变得不方便,因此没有中央银行会这样做。

BIS 总经理 Agustin Carstens(奥古斯丁.卡斯滕斯)也抱有类似的观点,他认为:目前的货币体系包括两个层面:「面向客户的银行体系」和「中央银行」,它们会共同发挥作用。

然而,如果透过央行数字货币(CBDC),存款和贷款业务将从商业银行转移到中央银行,从而形成「一个单层系统」。也就是说,央行数字货币会取代“面向客户的银行体系的商业银行”的业务。但在金融稳定性上,央行数位货币具备了“商业银行存款”的功能,这将会对传统商业银行带来压力,它可以具备安全、无限制持有、支付金额同时提供利息功能;此外,央行数位货币会也将带来“挤兑风险”。

这位国际结算银行负责人继续说,在财政面临压力的情况下,资金会离开高风险的银行,转而前往更安全的银行。而 Carstens 指的「更安全的银行」,就是发行 CBDC 的中央银行,因此,假设一个 CBDC 可以超过法定货币的溢价情况「并不是不可能发生」。

例如,Carstens 说:“商业银行的一欧元存款购买不到一欧元的央行数字货币。”

他表示,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也将影响货币政策环境,并补充说它将“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改变对基础货币及其构成的需求”

Carstens 表示,由于大多数国家对现金的需求仍然很高,因此没有“急迫需要”以央行数位货币的形式替代现金,并补充称该技术仍然“尚未经过足够试验”。

由于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,央行倾向于“谨慎地”进入CBDC领域。Carstens 警告:“在我们为病人开启重大手术之前,我们需要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的全部后果。”

他表示:

到目前为止,实验结果并未表明新技术可以比现有技术更良好发挥作用。

社会上对 CBDC 没有明确的需求。中央银行在实施货币政策方面会产生巨大的运作后果,并对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产生影响。

早先,这位国际结算银行负责人表示,密码货币的结局会“十分糟糕”,称它们是“泡沫、庞氏骗局和环境的灾难。”并且在2018年2月,Carstens 警告说,密码货币可能成为金融系统的“寄生虫”。他还声称密码货币“不可持续性的成为货币”,并补充说它们无法满足货币的“教科书基本定义”。

Carstens 也曾强烈的警告密码货币的参与者:”年轻人别再试着自己印钱了!“

作为国际结算银行一部分的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也警告说,密码货币的成长可能会给银行和全球金融稳定带来了许多风险。

多数央行认为发行央行数位货币的可能性不高,并认为中国的社会经济环境较适合发展「零售快捷支付系统」,发行央行加密数字货币并没有急迫性。